李晓津佐证了这个观点
2019-03-07 07:4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在传统观念中,飞机就应该是“贵族的交通工具”,其票价高昂,乘客身份高端,和春秋力推的“行简住优”国际新概念相差甚远。王正华说他们重庆公司的总经理曾经被某航空公司总经理斥责为“乱来,飞机是舒适服务,哪里有95%的客座率?”

中国版图上四横四纵的高铁站点和春秋航空此前的很多航线重合,为了避开这个铁老大,王正华不得不停飞了一些航线。

这让在航空大门外徘徊许久的民营企业家们看到了希望,王正华是第一批登堂入室者。在此之前,他创立的春秋国际旅行社已经连续十年位列国家旅游局国内百强旅行社排名第一的位置,而此刻他想要做一份“旅游+”的新事业。

这让王正华感到开心,“今后春秋引进的飞机将全部是这种186座飞机。”王正华说,空客也正在向全球低成本航空公司推销这种新机型。

为此王正华提出设立“暂无能力服务名单”的建议,对于那些“缺乏契约精神的旅客我们无法为您提供如此高要求的服务,希望你选择其他航空公司。”

“从实际的运营数据来看,即便是旅游旺季每架飞机旅客点单量也就在60-80份,占我们整机旅客的三分之一。”王正华说这点儿餐单“仅有前舱的厨房和后舱厨房一半的量就可以了”。

今年1月21日,春秋以民营航空第一股的身份登陆a股,上市当天,其股价从18.16元的发行价涨至26.15元,上涨44%。随后该股连续9个交易日涨停,并在牛市的推动下一路走高。以10月9日的股价计算春秋航空的市值约为440亿,王正华及其儿子王煜共同持有该春秋航空25.59%的股份,以此计算王正华的个人身价超过100亿人民币。

这显然不是一个舒适的旅行方式,而为了保证客座率,打折和特价机票就成为春秋航空惯用的招徕客户的手法。

“全国有200多个机场,排名前20的机场都很热门。”李晓津说在这种状况下春秋航空这样的新公司只能在热门城市周边寻找合适的机场转运。

出国游为春秋这样的低成本航空公司带来新一轮的利润增长,2014年上半年,他们国际航班的客座率保持在83%,而2015年同期数字则达到了90%。

但最让王正华头疼的问题却源自旅客。旅客喜欢他们提供的廉价机票,但同时要求他们保持传统航空公司相同的服务产品。

是的,春秋航空拥有自己独立的订座系统,他们的大部分机票都仅在自己的官网上销售,他们将此称为“直销模式”。

现在众多国内的航空公司都试图增加自己的直销比例,2014年中国航空业的平均直销比例为18%,而春秋航空的直销比例为85%,其销售费用只有行业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

早在2005年成立春秋航空的时候,同为民营航空公司的东星航空董事长兰世立就称王正华做民营廉价航空是“在滚地雷阵”——这是一份动了很多人奶酪的危险事业。

廉价模式成为王正华进入航空界的敲门砖,他将矛头对准了那些“别人不屑去争取但是却是潜力巨大的低价市场”,打算以“低价高量”的方式开辟一个新战场,但这个过程并不顺利。

春秋航空上市当天,王正华带着100名员工在上交所打了一场太极拳。揽雀、云手、单鞭……站在队伍最前方的王正华一招一式的将自己的影像推送到现场的大屏幕上。

可以对比的是,国内大部分航空公司都采用“中航信”的票务销售系统。中航信的全称是中国民航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他们是全球第四大旅游分销系统提供商,他们为航空公司定制各类操作系统、运营系统。

2005年,30岁的冒一峰从东方航空离职,这让他的很多同事感到惊讶。东方航空是中国三大国有大型航空企业之一,早在1997年就在纽约、香港、上海三地挂牌上市,是中国民航业内第一家上市公司。

早在2007年,王正华就发现了春秋航空的最大竞争者不是“三大航空”,也不是国外对手,而是铁轨上飞驰的高铁。

自2010年开通了上海至日本茨城的航线后,春秋航空就在东北亚的天空上划下一条条新航线,日本、韩国、泰国、马来西亚、柬埔寨都成为他们飞机的降落国。

省出来的上市公司

组合式的节俭举措为春秋赢得了更多收益,在过去的五年中,春秋航空的净利润从4.7亿增长到8.7亿,其年营收额也从2011年的43亿元上涨到2014年的73亿元。

2荐闻榜

李晓津佐证了这个观点,身为中国民航大学教授的他对航班动态了如指掌。“天津到上海,航班最多的时候一天可以对飞40-50班,高铁开通后骤降到10班左右,还有太原到北京最多的时候有30多班,而动车开通以后只剩下8班。”

以新飞机的座位计算,他们一架飞机将比普通的a320多运送28个客人。多出的座位将成为他们“特价机票”的资源池,随后这些座位可能被贴上9元、99元不等的价格标签挂到春秋航空自己的官方网站上售卖,这往往会引发旅客们新一轮的抢购狂潮。

滚地雷的布尔什维克

不过冒一峰并不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春秋从旅行社起家,他们的客源非常丰富,低成本航空的定位也很清晰,我当时就认为春秋有比较宽广的发展空间。”

从2004年民航局放开管制之后,民营航空公司逐步登上了历史舞台。春秋航空、鹰联航空、奥凯航空等成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但同时起跑的这三家公司十余年后的结局却各有不同,鹰联航空被四川航空兼并后重组,更名为成都航空、奥凯航空曾遭遇短暂停飞现资产为40亿元(官网介绍),春秋航空则登陆资本市场成为市值超过两百亿的上市公司。

这43条航线贡献了春秋近一半的收益。在过去的两年中,国内的出境游人数暴增,2014年中国出境旅游人数为1.16亿人次,同比增长18.2%,这为春秋的国际(地区)航线提供了充足的客源。

“太旧了,窗户的锁芯都坏掉了。”他最终放弃。

他身上的西裤也经历了多次缝补。“你看这里还有这里,我都缝的很仔细,不容易看出来。”聊到节俭的时候他指着自己的裤缝给记者看。

单一机型意味着航空公司可以减少“相关航材”的配备,为防止设备突发故障,航空公司需要为飞机购买配套的零件。“不同型号飞机的轮子、发动机、电机等设备无法通用。如果一个航空公司拥有多种型号的飞机,那就意味着他们需要购买多种型号的配件。”王正华用平稳的语调解释自己的精明选择。

一般说来配齐一种型号的航产需要花费1-2亿美金,型号越多投资越大,节俭的春秋航空才不会这样乱花钱,单一的a320机型只需要配备一组航材便可完成适航要求。

就在刚刚过去的9月20号,春秋航空迎来了更多座位的a320,当天他们在浦东机场接收了整个亚太市场第一架186座的空客a320客机,冒一峰参与了飞机接收工作,他说这是欧洲空客公司听取“王总”建议后改进的新机型。

除了民营身份之外,春秋另一个广为人知的标签是廉价航空。和传统航空公司相比,他们的机票价格平均便宜近四成。但最吸引人眼球的还在于他们推出的“9”系列机票——即在航班上投放一定数量的9元、99元、199元等特价机票。因为价格过低,春秋航班所到之处都会引发当地旅客的热烈追捧,在2007年他们推出的济南到上海1元机票方案甚至遭到济南物价局15万的罚单,所以春秋航空一直被传统航空公司看作是市场的“价格杀手”。

中国民航业原隶属于军队系统,1980年邓小平提出民航一定要企业化的指示以后才逐步改制。随后民航系统发生了多次变革,最终由“多而小变成了少而大”。尤其在2000年之后民航业开启了整合大幕,国航先后整合了西南航空、中浙航空、深圳航空、山东航空;而东方航空则整合了云南航空、西北航空和上海航空;总部设在广州的南方航空也不甘落后,先后收购了中原航空、新疆航空、中国北方航空。形成了中、南、东三大民航集团鼎力的局面。

在春秋航空进入该行业的时候,三大航空集团已经在境外上市,同时掌握着国内最热门航线资源。对于航空这个有着“重资产”特性的行业来说,以8000万人民币注册,只租赁了三架飞机的春秋航空当时并未引起人们的重视。

早在2007年,王正华就向空客高层提出改造a320内部空间的建议,他对自己的供应商说“你们的厨房空间太大了我们不需要这么多,如果能将这部分空间改造成座位,那就更好了。”

他们只运营一种机型——空客a320,这是空中客车公司生产的一种适合于中短程旅行的最大座位数180座飞机,也是中国最早引入的民航客机型号。

这是春秋航空在虹桥机场租用的办公楼,租赁前业主方就准备重新装修,但王正华拒绝了,他觉得房子“都还挺好的不要浪费”,但这一租就是十年,直到现在窗户也打不开了。

不过最近两年上述航线的航班数量有所上升,而这最主要的原因“不是高铁的吸引力降低了,而是搭乘航班到京沪出国的人数增加了。”

就在10月28日,春秋集团旗下上海春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日本东京阳光不动产株式会社达成战略合作,共同投资进军日本旅游地产,并在日本联手推出新的“春秋阳光酒店”连锁品牌。这是继旅游和航空项目之后春秋涉足的第三个行业,“我们希望围绕旅游产业的上下游,打造一个非常舒适的出行环节”王正华如此解释。

这种“接力旅行”的方式成为春秋航空后续经营中无法回避的困难——热门航线的起降时刻已经被抢占一空,新成立的航空公司很难再分一杯羹。

在刚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春秋航空有282个航班从全国26个机场飞赴日本,仅上海一地就占了82个航班。粗略计算,整个黄金周春秋为日本运送了近5万名游客,而根据《央广新闻》报道,此次黄金周日本首次超越了韩国、泰国、成为第一大中国出境游目的地,黄金周期间赴日的中国游客数约为40万,这意味着每8个赴日游客中就有一人乘坐了春秋航空班机。

71岁的王正华是春秋集团的董事长,是春秋国旅和春秋航空的创始人,前者是中国最大的旅行社集团之一,而后者则是第一家民营廉价航空公司,现在拥有了53架客机,140条航线。

建设自己的订座系统之后,春秋可以吸引旅客直接到自己官网上订票,这不仅节约了crs使用费和分销代理费,同时还可以掌握客户信息,提供更多后续服务。

虽然在旅客购买机票时春秋航空就履行了“差异化条款”的告知义务,但真正出现纠纷的时候“旅客的情绪依旧很激动”。一部分国人无法忍受这种“延误不补偿”的产品模式,于是违背合同约定,冲撞柜台、肢体冲突甚至霸占飞机阻碍飞行的事件时有发生。

“廉价航空和传统航空的成本构成类似,主要由航油、租金折旧、机场空管费以及人工费用组成,这四块的占比约为3:3:2:2。”中国民航大学教授李晓津对《财经天下》周刊解释说,“航油、折旧和人工成本无法降低”,唯一可以节约的就是“空管、机场及其他费用”机票分销费用就划在这“其他”之中。

增强座位数也是春秋降低成本的法宝,传统公司采用的a320客机有158个座位,但春秋的a320座位数由于将商务舱空间全部置换成经济舱,因此增加到180个,这意味着每个航班他们可以多运送22个乘客。

当时,贴着民营航空和廉价航空双重标签的春秋并不像现在这么风光,他们是航空业的新学生。

“我们有意识的压缩了国内800公里以内的航线,现在这些航线只占春秋航空总航线的2%左右。”春秋航空宣传部部长毛懿说,800公里以内的高铁“速度快、发车密集”与此相比航空不占优势。

9年后,空客公司终于生产出了满足这个中国老人要求的186座飞机,他们将后厨空间减半,瘦身后的飞机在180座的基础上又增加了6个座位。

实际上,春秋航空迈出国门有出国游的助推,但同时还有现实的压迫。

而冒一峰则称他的老板是“一个罕见老布尔什维克”,冒一峰认为正是这种“共产主义理想”督促着王正华继续前行。

传统航空公司通过中航信的计算机订座系统(crs)与各地代理人联系,代理人利用crs 查询预定机票信息、并帮助航空公司出售机票。为此航空公司需向中航信支付使用费,向代理商支付代理费用,2014年国内国航、东航、南航等三大航空公司各自需要支付给的代理人的费用就超过十亿元。

从欧美廉价航空公司的发展历程来看中国的廉价航空还有很大的潜力。现在廉价航空占美国其航空市场的份额的30%,而在欧洲这一数字为35%,但中国现在廉价航空的市场份额只有8%。国内现有6家廉价航空公司,除了春秋航空之外,其他廉价航空的规模还都不大。

在创业之前,王正华是上海长宁区遵义街道党委副书记,现在虽然离开了体制,但“组织生活还是要过的。”现在春秋航空每个月有一次固定的党会,一个季度召开一次全体党员大会。“每次王总都要给我们讲共产主义理想。”冒一峰说。

在上市之前王正华等24位老股东将9%的春秋航空股份转让给了两家持股公司春翔投资和春翼投资,这两家持股公司的股东为航空和旅游的近100名核心员工,最终这些股东推动了春秋航空走入资本市场。

“这一年里我们航班量增加了,座位数供应量也增加了,我们的客座率不降反升。”毛懿说未来春秋还将在东北亚地区增加航线。

他们穿着统一的功夫衫,白底红边对襟盘扣,衣带飘逸,场面恢弘,但很少有人知道,这是王正华15年来买的第一件功夫衫,他平日里练功的衣服已经穿了近20年“补丁摞着补丁,实在没法看了”。

“我并不垄断,所以不存在违法问题。”春秋航空新闻发言人张武安如此回应。虽不违法,但经此一闹,王正华原本计划推出的“人工值机另收服务费”举措只能终止“我不敢做了。”

节俭,是王正华留给访客的第一印象,这不仅是他的个人习惯——他将这种风格带入了自己创立的企业。

实际上,对于传统的航空公司而言a320的厨房空间并不大,他们需要利用这些空间为全飞机的乘客提供餐饮配备。但春秋航空不同,作为低成本航空公司,他们在旅客须知中明确表示“春秋航空的票价不含餐饮费用”。飞行途中旅客如果想就餐,需要向春秋航空空乘人员“点单”购买餐饮。

与传统的航空公司打包所有产品不同,春秋航空的服务产品全都是“菜单式”,供旅客按需“点单”。他们拟定了专门的“差异化条款”,例如飞机上不再提供免费餐饮,但付费的餐食种类丰富,口感绝佳,一改传统公司经济舱的牛肉饭、鸡肉面的千篇一律;经济舱免费行李额仅为15公斤,官网上提供了从5公斤至45公斤不等的付费行李额度;发生航班延误不补偿等等。

打造“东北亚地区比较强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是春秋当前的定位。

高铁的敌人

(界面,

中午12点前后,百亿富翁王正华出现在上海虹桥一号航站楼旁的航友宾馆内,刚一进来他就回身弯腰,试图推开背后的一扇窗户“透透气”,农历8月的上海桂花香正浓,但窗户卡住了,连续三次未能打开。

而这引发了更大的争议,2012年7月春秋设立名单事件被媒体报道,并笼统的称之为“黑名单”。一时间对于春秋航空的批评汹涌而至,人们指责春秋航空不够大气、缺乏法理依据。

上市之后这个老布尔什维克订立了新的计划,到2018年,春秋航空的飞机数量要达到100架,同时将开辟更多的国际航线——现在他们140条航线中有43条是国际(地区)航线。

一般来说,从东航辞职的员工都会跳槽到更知名的国际航空公司,但冒一峰却跳槽到一个刚刚成立,注册资本仅有8000万元人民币的民营航空公司——春秋航空。

“每增加一个座位可以使我们的单位成本降低1-2%,相应的我们的利润空间将会增大一点儿。”春秋航空发展规划部总经理冒一峰如此对《财经天下》周刊计算,像他的老板一样,他的眼睛中也闪现着明亮的光芒。

这在当时,春秋的做法一度令全行业侧目。而时至今日,打折和特价机票早已成为了所有航空公司的营销手段。

冒一峰入职的时间正是春秋筹备航空公司的关键时期。此前一年,中国民航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2004年中美双方签署的为期6年的《中美扩展航空服务协议》,中国首次大规模地向国外航空公司开放航空市场,同时中国民航局放开了行业管制,允许民营资本进入航空业。

“但所有乘客都喜欢我们。”王正华有一个颇具共产主义风格的理想,他希望揭去飞机上的奢侈、豪华的标签,而是把飞机打造成“便捷、简单”的交通工具——让普通人也能十分方便地使用飞机出行,此前接受媒体采时他说“只要安全没问题,政府能批准,我就在飞机上卖站票”。

2005年7月,春秋航空的首班飞机从上海虹桥飞向山东烟台,而实际上他们的最初目的地是青岛,但“上海到青岛的航线时刻难以申请”只能先飞烟台再转青岛。

春秋航空是中国第一批廉价航空公司,廉价航空的另一个名称是“低成本航空”,在这方面王正华和他的春秋航空做到了某种一致——他们奉行节俭,精打细算,和大多数同行相比他们的成本要低30%。

“中国是全球第二大民航国,去年中国民航的运输量约有3.9亿人次,如果廉价航空的市场占有率能提高1%,那么乘客人次将增加近400万。”如果冒一峰的估算成真,那距离春秋航空实现王正华共产主义理想则又近了一步。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ruian2machine.cn香港彩合宝典下载,六彩开奖查询,香港合六彩开奖结果版权所有